首页 > 文章内容 站点导航

日本首富优衣库创始人柳井正启示录

日期:2013-01-25     

  1月22日,周二。国际公共政策顾问公司Demographia刚发表一年一度的环球房屋负担能力调查报告,在81个人口百万以上的大城市中,香港再度以第81位的排名,蝉联全球置业最难城市(排名越后置业难度越高)。

  调查发现,以楼价中位数对家庭年收入中位数比率为准,香港以13.5倍压倒排名80(置业第二难)的温哥华(9.5倍)和第79位的悉尼(8.3倍),成为以负担能力计算全球楼价最“贵”的大都会。

  港楼贵绝全球

  对饱受高楼价之苦的香港“无壳族”而言,调查显示的楼价对收入中位数比率,似未能完全反映此地“寸土寸金”的实况。Demographia并没有说明数据出处,楼价和家庭年收入两个中位数取自哪些机构的统计,报告中未见独立交代。然而,从香港2011年人口普查结果可见,所有家庭住户每月收入中位数为2.02万港元,一年即为24.24万港元;将此数乘以13.5,楼价便是327万港元了。这个数字跟本地报章“400万市区私楼‘绝迹’”之说,颇有出入。媒体或许有夸大其词之嫌,但Demographia以负担能力为比较基准的调查(截至2012年第三季末),已足彰显港楼贵绝全球。

  在钱币的另一面,置业难衍生天文数字的“砖头”财富,远的不说,单从《福布斯》杂志最新公布的香港五十大财阀中,与地产扯上关系的占近一半,而香港以外的世界富豪,位居前列者无一跟地产沾得上边;“土”与“财”在香港之密不可分,清楚不过。

  Demographia的报告和《福布斯》的富豪榜,除了把香港成也砖头败也砖头的事实凸显出来之外,老毕认为还有一个具启发性且有趣的发现:以接近600亿美元身家高踞《福布斯》富豪榜首位的Zara老板奥提加(Amancio Ortega),以及从2009年起称雄日本、成为该国首富的UNIQLO(优衣库)创办人柳井正,皆全心全意经营衣食住行中的“衣”这一部分。二人都凭着一手建立的时装品牌,富甲一方以至全球。

  香港地产业得天独厚,财富向发展商倾斜,乃天时地利下的必然结果,但这并不代表香港并无以其他产业出人头地的创业家。就以柳井正和奥提加赖以一登龙门的时装零售为例,黎智英年代的佐丹奴、邢李源时代的思捷,不也曾风光无限、成为一众竞争的模仿对象吗?

  首富成功之秘

  据近日报道,UNIQLO母公司Fast Retailing有意把这家休闲服饰连锁店在港分拆上市,以什么形式挂牌虽未有最终定案,但今年内成事的机会显然不低。

  一家企业脱颖而出、创办人扬名立万,围绕其成功之道的分析必然应运而生,昔日的戴尔[微博]、今日的Zara,无不如此。UNIQLO产品简约中见个性、色彩研发别具一功、对员工态度以至衣物折叠技巧一丝不苟,这一切优点,不少人现在都能如数家珍。

  在老毕看来,UNIQLO最与众不同之处,并非任何成功企业皆经历过的销售和盈利持续高增长,而是其创办人柳井正毋惧挫折、拥抱失败的精神。这从他的自传以《一胜九败》(One Win, Nine Losses)为名,其人生态度不已十分明显了吗?

  “失败乃成功之母”这句老掉了牙的话,知易行难,但柳井正从错误中汲取教训、在哪里跌倒便从哪里爬起来的精神,在UNIQLO拓展国际市场先苦后甜的经验,足可窥一斑而知全豹。

  UNIQLO在日本的发展,时至世纪转折已近饱和,该品牌推出的某些服装,年销量达到2600万件。以日本人口约1.2亿计算,不足五个人中便有一人着其服。

  柳井正于2001年作出UNIQLO海外扩张的第一击,在英国开设二十一家分店,继而跨越大西洋,于美国也开了三家。英国UNIQLO大都选址市郊,店面不大占地不多;美国分店更一律开设于新泽西州商场之内。不出五年,美国三店悉数关门大吉,英国分店的结业比例亦相当高。UNIQLO初试啼声进军海外,四字记之曰:一败涂地。

  这次挫折非但未有磨灭柳井正的雄心,反而激发他思考失败的原因。2005年,UNIQLO启动海外扩张第二击,但与第一击全然相反,柳井正舍弃市郊设店的策略,改为主打五大洲主要城市人气旺盛的血拼热点。皇天不负有心人,这番努力为UNIQLO一雪前耻,柳井正打了漂亮的一仗。

  成功方程式既已在手,UNIQLO下一步当会在已开放予外商独资经营的内地服装零售市场大展拳脚。这个东瀛品牌能否在竞争者无数的内地休闲服市场杀出重围,重演在纽约甚至香港的成功,有待事实证明。然而,以柳井正的性格,大不了跌倒再试、屡败屡战。这种“蛮劲”与斗志,也许正是不复当年勇的香港人今日最需要的。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香港,以时装零售闯出名堂的企业,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应是佐丹奴和思捷。

  黎智英过去十多二十年全情投入传媒王国发展、邢李源亦早已不插手思捷的营运管理。佐丹奴和思捷今时今日虽然都由身经百战的专业团队打理,但管理层未必具备创办人的野心和气魄,情况一如乔布斯去世后的苹果。思捷、佐丹奴虽仍健在,但与Zara、UNIQLO这些由年纪渐大霸气却不减的创办人亲自主政的品牌相比, “香港双宝”多少有点像失了灵魂的躯壳了。

  本文版权所有:香港信报财经新闻


来源:
Google 提供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