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会员专题 站点导航

開拓中醫腦科學未來

  访问人物: 程昭寰   来源:人物网

文明的曙光在天幕上耀映亞細亞大地之時,遍及華夏的簇簇史前文化篝火,由點到面聯接起來,形成燎原之勢,逐漸的融化在文明時代的光華之中。岐黃之術,始于黃帝,遍及世界。杏林高手,代代相傳,如今也在異域他鄉播撒中醫光彩。

——記國際中醫腦科學院院長程昭寰教授

程昭寰,國際中醫腦科學院院長,美國養腦保健精品中心主任,加州針灸執照醫生,美國相關部門認可特殊人才。“我之所以願意到美國一切從頭開始,旨在宣傳中醫腦科研究理論,推進中醫研究及推廣。”程昭寰表示。

遠渡重洋求發展

近年來新興的抗老化醫學已經越來越受到人們的青睞,在這方面,中醫的療效優勢明顯。擅長養生學和預防醫學的中醫,在抗老化研究方面,走在了世界前列。真正意義上來說,中國傳統文化培植的養生學說蘊藏了不朽的精華。“養生重在養腦”,這是程昭寰教授提出的具有建設性觀點。“大腦決定健康,健康需要健腦”。運用腦科學理論可以治療西醫沒法治療的某些疾病;運用中醫健腦理論可以延長人的壽命,這是抗老化醫學的最能彰顯的優勢。

2006年5月,日本東京漢方學會會長小高修司教授邀請他第三次東渡講述腦科學的核心理論---“三損腦絡理論”,這一理論是他首創的理論,強調了“毒”“痰”“瘀”對腦絡的病理影響,進而揭示其治療規律,用大量的十分難治的病案如腦梗塞、老年性癡呆、腦外傷後遺症等案例,並且在會上播放了中國中央電視臺國際台中華醫藥欄目對程教授所治實例的多次採訪,理論和創新、實踐和療效的揭示,震動了日本漢方醫藥界,致使日本西醫界也不得不刮目相看。

然而,日本對程教授並沒有吸引力,他要來美國,尋找多學科領域共同研究中醫的理論科學內涵。在這時,中國國內以何祚庥為首的人大肆攻擊中醫,說中國傳統文化和中醫藥只有10%精華,90%是糟粕。對此程教授十分憤慨,立即寫出了“牢騷太盛防腸斷,風物長宜放眼量”等兩篇文章。文章旁徵博引,筆鋒犀利,直指何祚庥的主要錯誤論點進行了批判,得到了國際國內中醫界同道的讚譽。

眾所周知,中醫治療的獨特療效逐漸在國際社會上被認可,尤其是在美國,美國公眾和醫學界逐漸認識到中國傳統醫學的安全有效和應用廣泛的優點,越來越多的美國人願意接受中醫治療。但與此同時,中醫腦科治療在理論上,還存在許多空白區,需要進行深一步的研究和推廣。而中醫理論在美國卻沒有像它的療效一樣,得到廣大認可。這一點,需要廣大中醫界同仁共同努力去做。

不為浮名遮望眼

提起程昭寰教授,在中國國內中醫界幾乎是無人不曉。他不僅是中國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痛症協作組組長,中國中醫科學院博士研究生導師,而且還是中醫腦科學奠基人之一。以他領軍主編的《實用中醫腦病學》,《中醫腦病現代研究進展》,《腦健康》分獲中國國內科技二、三等獎,完成了中醫腦科學從基礎到臨床,從治療到預防的奠基工作。

程教授回憶,與中醫結緣是必然的,父親本是一位名中醫,家庭環境的薰陶讓程昭寰自小就對中醫感興趣。程昭寰早年畢業於江西中醫學院,此後赴京在中國中醫科學院讀研究生。在常年實踐過程中,他發現,治療腦積水、腦腫瘤、小兒腦癱、頭痛等病症時,只有中醫治療最見效。中醫理論無法像西醫一樣,可以剖析其中的治療原理,但療效卻是那麼神奇。後來程醫師研究生畢業留中醫研究院工作時,碰上一個病人叫湯國治,是黑龍江省綏化鐵路公安民警,在北京宣武醫院急診室觀察,但見昏迷好幾天,高燒抽搐,診為腦腫瘤。但治療方案遲遲下不來,於是直接到中國中醫研究院廣安門醫院找程教授,程教授否認是腦腫瘤,辯證為邪毒內侵,肝風妄動,痰火上炎,開了三付藥,病好轉很多,後又調治半個月,竟奇跡般的痊癒了。(參見2005。10。12 北京晚報,人才週刊)

事實使程教授對腦科學興趣大增,於是進行深入研究,他與中醫研究院廣安門醫院院長閆孝誠等專家一道,編寫了實用中醫腦病學。他撰寫了綱領性總論,約十萬字,該書被中國工程院院士王永炎教授稱為“奠基之作”,榮獲國家級三等獎。

與此同時,他也參與了中國國家973方劑關鍵科學問題的研究,並擔任國家科技部《中醫藥消除運動性疲勞的應用研究》課題組組長,取得了多項科技成果,其研製腦康樂系列產品(腦毒清,腦絡通,腦立舒,腦力寶,腦神健等膠囊)有的已獲得專利,有的已獲成果獎。在他從醫近50年的醫學生涯中,救人甚眾。中國中醫科學院兩次為他頒發了科研獎章。

程教授曾遍游世界,廣為講學,曾7次來美,3次赴英倫,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亞及東南亞各國更是常有往來。他發現: 在西方國家的主流社會中,並沒有認識到中醫藥學是一門科學。他覺得有責任讓世界瞭解中醫。於是,2007年3月,他放棄了國內的種種光環,隻身飛赴美國加州,“第二次創業”。

正在十分困難之際,祖籍湖南來美二十餘年的歐陽亞平先生,歐陽太太患失眠,每晚只能睡3小時,二十餘年,五更瀉十餘年,腰椎間盤突出症三四年,兩老人住在公寓相依為命,因為低收入沒有保險,既無錢治療,也經常屢治無效,聽朋友介紹,說有位程教授來灣區,便設法找到了程教授一診。經程教授的三個月的精心醫治,歐陽太太的失眠,五更泄,腰椎間盤突出症都完全治好了。於是歐陽亞平先生與程教授變成了萍水相逢的莫逆之交,他和幾位朋友積極協助程教授在加州及聯邦政府創辦了非營利性機構---國際中醫腦科學院,為其繼續尋夢奠定了基礎。一年多來,他為灣區社區中心免費就失眠,頭痛,憂鬱症,腦腫瘤等講座30多場,並深入到洛杉磯講學,每次講座或講學都深受聽眾歡迎。他表示將繼續尋求科研合作夥伴,謀求愛心人士的支持,決心為揭示中醫腦科學理論的科學內涵而再接再厲。

有人說,他這是一個漫長的夢想。他說: 我們有責任要讓夢想成真。

但喜庭前杏林稠

程教授雖年過花甲,但仍孜孜不倦研究中醫。做中醫學研究本身就困難重重,無論是從研究經費還是推廣角度講,都很難一下打開局面,還要堅持一輩子,值得嗎?“奮鬥本身就是種幸福。”程教授的笑打消了我的疑慮。

身在美國,他切身體會到了中西醫之間的“理解鴻溝”。對於中西醫的利弊,他有自己獨到的見解:中西醫對生命的認識所以不同,是因為兩種學科根植于不同文化土壤,因而研究的思路和方法都不同。應該說西醫思維和方法之長在於: 研究實體,重視分析,運用還原論的研究方法,確實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但是由於重分析,可見一隅,不見全體,到今天複雜的系統中則顯示其局限和無能。而中醫的自然觀重現以“關係”為基礎,運用“整體觀”方法,把系統作為整體來研究,從而可以避免“還原論”方法的局限性。

矚目未來,就是要創新!他在研究自閉症的防治規律時,強調從腦與心,肝,腎的關係去探求治法,有很好的苗頭,正是發前人之所未發。放眼全球,就是要吸收當代最先進的學科成果去解釋中醫腦科學理論的內涵。這樣,中西醫學的趨同和互動就成為必然。

現在,程教授感覺要給一些生病的孩子以陽光,包括小兒多動症、小兒腦癱、小兒弱智、小兒自閉症等病症,程醫師都能予以治療。“我希望能給孩子光明,因為孩子就是未來。”他說。程教授多年來,治療小兒多動症達721例,有效治療率高達97%;治療小兒腦癱多達800多例,治癒率高達87%。在小兒腦科治療方面,程昭寰教授的成果是輝煌的。這也促使他下定決心:一定要在美國推廣中醫腦科研究。在2008年洛杉磯舉行的首屆中醫腦科學術研討會上,程昭寰教授利用中醫腦科學理論治療小兒自閉症等難治疾病做報告,探討中醫腦科研究理論及研究方法,勢必推動中醫腦科學在美國的可持續發展。

對辦公一族,他也提出許多建議:辦公一族是腦疲勞“偷襲”的主要對象,用腦過度容易導致許多慢性疾病,“過勞死”就是典型例子。對於這個健康殺手,我們必須警惕。中醫養生學博大精深,是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養生學說是中華民族的瑰寶,有著無與倫比的輝煌,任何一個民族,任何一個國家都沒有與之媲美的篇章。”程教授指出,以四季養生為例,人體要順應春夏秋冬四季的規律來進行養生,而適應春生、夏長、秋收、冬藏的基本規律是人養生的第一要務,既可避免“虛邪賊風”,又能天人合一,陰陽協調。指令適應這些基本規律的司令部就是大腦,所以大腦健康是健康長壽的最基本條件,程教授特別強調“養生長壽的關鍵是養腦。”此外,也可通過運動、飲食等方法來輔助養生。

50多年的從醫經驗不可謂不豐富,但程教師並不驕傲。正如他在主編的《腦健康》後記(386頁)中寫道:“我有過臥薪嚐膽的歲月,也有過破釜沉舟的決心,儘管現在我的事業仍在不斷的追求中,我毫不氣餒,也不妄自菲薄------這就是我的大腦對我的事業的切實定位。”

“單兵作戰”總是孤單的,力量不足以支撐。程教授在尋找優秀合作夥伴,希望能有高學歷、高素質又願意從事中醫研究的精英人才,和自己並肩奮鬥。同時,他也在積極爭取政府的研究經費。也許10年後,主流社會就能認識到中醫藥學是一門科學,那麼“中醫藥學大放光明於全球之上”的時刻也許為期不遠。